来自 果博东方手机版 2017-06-23 18:35 的文章

请问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管勇保的免于刑事责任

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1)2015年6月5日,祁东县人民政府发布祁政通(2015)33号征收土地公告;(2)2015年12月5日,祁东县国土资源局核发国有建设用地划拨决定书;3、复制祁东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14年10月24日、2014年12月30日、2016年2月1日、2016年4月11日,逐步将征地补偿款陆续发放到祁东县官家嘴镇,镇政府以征地款未全部到位及村民损失计算未完成为由未将该款发放到村民及村组手上;(4)村民阻工的时间是2014年12月26日、2014年12月31日和2015年1月2日(一审判决第四页),半年以后祁东县人民政府才发布征地公告,祁东县国土局是在将近一年后才核发国有建设用地划拨决定书,征地补偿款一直没有发放到村民及村组手上

一、发生村民阻工时,风电站的用地尚未取得合法的手续,到百度搜(当风力发电站划破青山的脸)

法院和法官存在的价值代理权的限制,全在于它的公正性,而确保公正性的唯一途径,是以事 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假如法院和法官量刑定罪带有随意性,有罪无罪只在法官一念之间,或为了讨好上级、讨好政府以及维护所谓政府权威便不惜无中生有地定人罪名,或虽然知道案子有错,但为了不得罪同行而知错不改、将错就错,敢问能谈得上司法的公正性吗?恳请衡阳中院的法官对待我的上诉,能尊重职业道德,坚守公平正义,严格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让到我手里的判决书能经得起事实的检验、经得起法律的检验、经得起时间和公众舆论的检验!

上诉人因涉嫌聚众扰王健乱社会秩序罪一案,不服耒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湘0481刑初300号刑事判决,祁东和耒阳两地司法勾结虚构事实、枉法仲裁,特提起养老金上诉

一审庭审已经查明,侦查机关于2015年7月7日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羁押上诉人,非法扣押上诉人两台手机及现金四千多元等财物,期间上诉人遭遇严重的刑讯逼供,上诉人才被送至看守所从所谓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2014年12月26日、31日和2015年1月2日,到上诉人被抓的2015年7月7日,已经过去有半年时间,而且阻工当时已经由当地公安派出所现场处置,期间没有新的情况发生,上诉人被抓完全是人为的打击报复所致湖南省廉政频导采访(当风力发电站划破青山的脸)因此,被村民阻工的是一个没有依法取得建设用地手续、损害了村民合法权益的非法用地建设项目,村民阻止非法项目的施工活动,是无可置疑的天然正义,是反抗行为的理性起点,反抗除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之外更重要的直接违法行为故意是扞卫价值和尊严同时,维护个人的利益与安全,在刑法上属于正当防卫开庭当天我的辩护律师说我是正当防卫